首页中医中药 › 路志正临证思虑提议燥湿互济的学术观点,胃燥肝热型秋燥中医中药

路志正临证思虑提议燥湿互济的学术观点,胃燥肝热型秋燥中医中药

燥之与湿,虽如水火之相对,但又若水火之既济,两个盈利和蚀本失于调养则病,治当视其前后相继消长以调之,必需注意造成:润燥不助湿,燥湿不伤津,“以平为期”。

病因病机:深则多胃燥肝热

路志正燥湿互济学术观点初探路志正 ( 一九二一—卡塔尔(英语:State of Qatar),字子端,号行健,青海藁城人,国 医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学师,盛名中医药行家。行医 70
余载,擅治口腔科杂症, 学验俱丰,创立性地建议了 “北方亦多湿”的见解。著有
《医林集腋 》《中医湿病学》等专著,崇尚脾胃学说,提倡
人以胃气为本,治病保护调治将养脾胃,建议 “持中心,运四
旁,怡情志,调升降,顾润燥,纳化常”等学术理念。
近些日子人们生活方法发出了超大的转移,使得
与燥、湿相关的病痛逐渐增加。燥邪致病易伤津 液,多从口鼻而入;
湿邪伤人多隐而莫见,缓而不 觉。燥、湿二邪可独自现身,产生燥病或湿病,但
亦可因气象、地域、病人体质的分歧而相兼为病或者相互转变,现身燥湿共存之症。此燥中有湿、湿
中有燥之象,若仍少年老成味祛湿或润燥往往现身滋燥碍
湿、化湿碍燥等东扶西倒的情况,辨证时难以把握
病机而一举获效。据此,路志正教师组成燥湿二邪
的病倒特点、致病因素、病机相兼转变及临证思忖建议燥湿互济的学术观点,今撷其精要介绍如下。1
历史源流风、寒、暑、湿、燥、火 八种外感病 邪被叫作六淫 [1 ]
,在六淫中,燥与湿为相对之气。 燥湿理论初见于 《本草经疏》
,其将燥邪为病的特 点归纳为 “燥胜则干” ,提议 “燥者濡之”的治疗原则,亦数次论及湿邪,如 “其在天为湿,在地为 土,在体为肉,在藏为脾”
。金元时期,燥湿理论 初步挑起医家敬服,刘完素 [2 ] 和王履 [3 ]
还分别对 其开展单独阐释。明末清初,喻嘉言在 《医门法 律·秋燥论》中提议 :
“他凡秋伤于燥,皆谓秋伤 于湿,……昌特正之” [4 ] 。嘉庆帝年间余国佩所著
《医理》生龙活虎书,对燥湿理论从病因病机、诊法药
性、辨证论治等多地点扩充成立性地论述 [5 ] 。根据燥湿的表明属性,近代提议将燥湿补充于八纲辨 证连串之中 [6 -7 ]
。路先生积多年医疗心得,提议湿 邪伤人有天、地、人之不一样,有上下之别 [8
] 的观 点,有大家总括其治湿的学术观念为 “审三因、
察湿征,本中国土木工程公司、宣化渗,轻扬剂、和百病” [9 ] 。2 病因病机2. 1
燥湿之病因燥湿不济可致养痈成患。燥湿产生的病因有 三: 外感燥、湿;
内生燥、湿,夹杂为病; 内外合 邪,相兼为病。2. 1. 1 外感燥湿
燥湿之邪与季节景况变迁有密 切的牵连,並且特定的时令、地域、情状等与燥、
湿之邪的多变与易感有必然对应性。如秋燥主令、
久晴多雨、空气干燥等皆或然变成外燥侵人犯体;
外湿或久居于潮湿之处,或汗出沾衣、水中作业,
或涉水淋雨,或雾浓霾重湿气弥漫,最易被浸润所
伤而病。外感燥湿发病有由表入里的传变规律,因病变部位的两样而症状差别,浅则伤人皮肉筋脉或
流注于关节,深则可入脏腑。外燥表现为单向津伤阴亏之候,如皮肤干糙、
遗精咽燥、毛发不荣、肌肉瘦削、尿少、便干等;
外湿致湿郁肌表,则可以预知恶寒无汗、发热体酸、头
重如裹、身重而痛等症。除间接外感燥邪、湿邪之
外,别的外邪也可致燥湿之证,如周学海 《读医 随笔》提议 :
“六淫之邪,亢则皆见火化,郁甚皆 见湿化,郁极则由湿而转见燥化。何者?
亢甚则浊 气干犯清道,有升无降,故见火化也; 郁则津液不
得流通,而具备聚,聚则见湿矣; 积久无法生新, 则燥化见矣。 ”2. 1. 2
内生燥湿 内生燥湿是指脏腑生理效率失调而爆发相通外感燥湿致病的病理现象。内燥之
起,或因饮食不当,过食辛辣香燥、肥甘厚味,以 致积热内蕴,热灼津液而致燥;
或因七情所伤,肝 气郁结,气郁化热,或五志过极,皆从火化,郁火
消灼津液,内燥由生; 或因气机不利,气滞血瘀,
瘀血内阻,气血郁滞而化热,引致津液内伤,失于
布散,脏腑失养而致燥。内湿则多由气虚而成,湿
困脾土,或因外湿侵入身体影响脾的生理功能导致,但医疗所见七个脏腑功效失于调养都可爆发内 湿 [10 ]
。内生燥湿爆发进程与五脏均有关联。如伤
湿常因脾肺阳虚,肺主一身之气,而脾为气血生物化学 之源 ,
“天性散精,上归属肺” ,若性子不足,土
不生金,则卫外不固,反之,子盗母气,气机失调,那时二脏运输失职,运营和排放障碍,湿气乃 聚;
伤燥多由肝肾气虚,肝主疏泄,脾赖风木之助
才具发挥生养万物之能,而肝须赖脾土以要求水谷
精微滋养,脾主运化,肾中所藏精气有赖于性子运
化之水谷精微的反复添补和化生,若肝失疏泄,肾
失藏精,阴津耗伤,津不上承,燥气乃生。2. 1. 3 内外燥湿相兼
内外燥湿相兼为病数不胜数于 体内原来就有湿化或燥化之象,又复感外燥或外湿者;
或先感外燥或外湿,病邪入侵肉体,损害脏腑功 能,复生内湿或内燥者;
或本感外燥或外湿,或原 有内湿或内燥,由于体质等要素促成湿郁燥生或燥
壅湿阻,或燥湿互化,余邪未尽,内外互结,合而 为病。2. 2 燥湿之病机刘完素
《素问玄机原病式》中建议病邪兼化 学说,以为 “六气不必一气独病,气有相兼”
,指 出六气发病时诸邪能够相兼同病,在病变进程中病
邪性质也得以互相转变。病邪兼化是治疗多如牛毛之
症,病邪相兼往往表现为二种或二种以上病邪相兼 转化致病 [11 ]
。病邪相兼可分为外邪相兼、内外邪
相兼、内生之邪相兼,病邪转变也可以有外邪转变、内
外邪转变、内生之邪转变之分。有个别内生之邪相兼
与转会同一时候存在,新生之邪与原有内生之邪相互裹 挟,产生复杂多变的兼化因素
[12 ] 。 燥湿二气在身体中的变化可随其本气而生病,
如感湿则病湿、感寒则病寒者较为单纯 [13 ] ,但在
病魔的升华进程中再三可以知道燥湿二邪相兼为病,会
相同的时候存在燥见湿象、湿见燥象。那时外形虽同,而
病之精气神儿却有间距,临床既见燥热伤阴、精血津液
不足等展现,又有湿浊壅滞、痰浊内盛的证候 [14 ] , 如
“燥郁无法行水而又夹湿,湿郁无法布精而又 化燥” [15 ]
等。燥邪能够与她邪相兼为病,秋季有火辣辣余气,
久晴无雨,秋阳以曝,燥与热合,暑热为病,极易 化燥邪;
三微月小春月,燥与寒相合,兼受寒潮为病。
湿邪亦可与他邪相兼为病,湿性重浊,留滞肌肉筋
骨,与风邪、寒邪、暑邪、热邪均可相兼为病,如 《素问·六元日纪大论》云 :
“风湿相薄,……民 病血溢,筋络拘强,关节不利,身重筋痿” , “寒
湿之气,持于气交,民病寒湿,发肌肉痿,足痿不 收,濡泻血溢”
,“溽暑湿热相薄,……民病湿疹 而为胕肿”
。燥湿二邪之间亦能够相互转变,湿邪可转为燥
邪,燥邪亦可转变表现为湿象,正如盛寅所云:
“燥与湿不两立之势,然湿则郁,郁则热,热则燥
生,有必须要然之理,亦湿位之下,风气承之,风 生燥也” [16 ]
。“燥郁无法引水而又夹湿”之象则为 燥极转变之例,如噎膈反胃本属 “元春之结”
,而 张机用几近夏汤辛润之法以治之,所谓 “燥中
夹湿,治疗原则燥湿共济兼备也” 。 燥邪能够形成他邪,如燥邪可化热化火 , “若
热渴有汗,喉腔作痛是燥之凉气,已化为火” 。湿
邪亦可转变为他邪,外感湿邪与内伤湿邪相合,阳 虚者
往往湿从寒化,表现寒湿困著; 阳气丰硕者则可湿阻气郁,郁而化热,表现湿热
内郁。 燥湿现身相兼转变是病魔发生发展中的常态,
其兼化之关键在于三因制宜。1卡塔尔(英语:State of Qatar) 因时,源于一年
四季,燥湿二气轮流循环。小寒之时,湿气渐生; 时逢雨水,湿气渐盛;
小雪日,燥气大行; 亚岁, 燥气最盛 [17 ]
,此为天气之常态。但亦有极其态之
时,如久旱则燥气胜,刚好碰到干热或许干冷,燥气特别由此可见;
若久雨则湿气胜,当阴冷潮湿之时,则湿 气更胜 [18 ] 。2)因地,指地域条件分裂,天气、气温有别,进而燥、湿之气分裂。以上因素均可影响
个体对某种特定致病因素的易感性,如西北高原或
山区海拔较高的地段燥气尤为显然,其人多易生 燥 [19 ] ;
而东北沿海周边或处于盆地低洼之地则湿 气显著 [20 ] 。3卡塔尔(英语:State of Qatar)因人,指六气外感后都足以因人而
化为燥湿之邪,阴虚体质易化燥,气虚体质易化
湿。外感如此,内伤亦是那般。如阳血虚则蒸运无 力而成内湿;
阴阳虚则多成内燥; 寻思过度则气
结,气结则升降无司而成内湿,气结则血滞,血滞
则营业运转不利而成内燥。说来讲去,因时、因地、因人是
指天时与所在和个人体质之不相同可影响燥湿二邪在
人体中的变化,而产出燥湿相兼为病或相互转变。3 治则治法路先生提出“北方亦多湿” ,建议湿邪伤人, 无论内外,最易困遏脾阳,令脾阳不振,失其运
化,湿困脾土。治湿则以 “宣、化、渗”为治病
原则,即开宣上焦、芳化中焦、调畅气机、渗利下
焦,使邪有出路,三焦同治帝。治燥常用滋阴润燥剂
如益胃汤、增液汤,方中均以麦冬、生干地黄、玄
参、沙参等滋阴生津、解表润燥。 临床施行中多见燥湿兼化之证,如湿病过用温
燥之药,有超级大或然湿病尚未好转而燥病复起,若燥病
过用清滋之药,则燥病还没好转而湿病又作。故医治时当燥湿互济贯穿始终,治湿不黄金时代味燥剂渗湿,
少佐滋润之品以顾护阴液,幸免苦寒化燥伤阴; 治
燥之时需注意滋阴药多滋腻,湿腻胶结,则病深难
解,应少佐温运之药。路先生重申,燥湿之主要在 于脾胃 [21 ]
。脾为阴脏,胃为阳腑,湿盛病在脾, 太阳性湿,体阴而用阳;
阳明性燥,体阳而用阴, 燥病多关阳明胃 [22 ]
。燥与润是脾胃协同生理特征, 互相克制,冲突统风姿洒脱。若脾胃失于调养则津液敷布失去平衡,一方面脏腑组织贫乏津液的濡润而燥涩不适, “湿胜则濡泄”
,泻利必伤津,津伤则燥成,是湿 从燥化之理也;
其他方面,无法平常敷布的体液则 产生痰湿潴留,影响血液运营 [23 ]
,再聚成湿,肝 肾阴伤,燥郁不能够行水,津液失于输布,水湿停
聚,是燥从湿化之变,最后招致燥湿不济。那个时候独有专职润燥,安邦定国,方具冲和之德,在重申脾
胃温补升发根基上,不要忘甘淡濡润,以顺脾胃生理
之性,达到燥湿互济的指标。在医治用药方面,路先生以轻灵为贵,中病即
止,多用轻清之剂,不至因芳化太过化燥伤阴,或
渗利失当反伤津耗液,待湿邪生龙活虎化,稍事加强之后
即宜佐以利润,并以调剂为主,此之谓 “轻扬剂, 和百病” 。4
小结燥湿互济学术观点是路先生在临证与治学中总结出来与燥湿相关的理、法、方、药的集中体现, 其中“顾润燥”是燥湿共济的主干观念 , “本中土、宣化渗,轻扬剂、和百病”重申的是阴阳平 衡。张景岳曰 :
“善补阳者,必于阴中求阳,则阳 得阴助而生物化学无穷;
善补阴者,必于阳中求阴,则 阴得阳升而泉源不竭。 ”燥湿二邪一阳风流倜傥阴,为自然界最普遍、最刚强的调换,二者显示后生可畏种对立制
约的关联,假诺某种原因破坏了燥湿的相对平衡,
就现身燥湿偏胜之象,或燥湿二邪相兼为病 [24 ] ,
而医治时尤以燥湿兼化较难治。故临证时以润药治
燥,不要忘以燥药佐之勿使滋阴太过而湿邪内生; 以
燥法治湿,当注意顾护阴液,勿使温燥太过而有伤
阴之弊,达到生龙活虎种动态平衡,称之为燥湿互济。路
先生重申燥湿共济,治燥证少佐燥药,治湿证加以
润药,使药物与病所志趣相似,有帮助药物直达受伤之处,便是追求阴阳平衡的风华正茂种呈现。通晓和认得燥
湿互济学术观点有帮忙大家从八纲辨证之外的局面
掌握病魔,可更加好地展现中医认识疾病的原创思维
格局和低价指点中医临床施行。小编:刘燕君 胡镜清 呼思乐 路志正

经曰:“水火者,阴阳之征兆也”,“水流湿,火就燥”。据此,燥湿两个,阴阳属性泾渭自明,故《医门法律》说:“燥之与湿,有霄壤之殊……水流湿,火就燥,各从其类,此胜彼负,两不相谋。”并重申“燥气终归于热”。但进来讲之,燥有温燥与凉燥之分,如《医醇剩义》以为:“高商尚热则燥而热,开冬既凉则燥而凉,以燥为整个,而以热与凉为之用,兼此二义,方见燥字圆通。”表达燥邪为病,具有从寒、从热双重病理特点,无法“专主风姿浪漫边,疏漏风华正茂边”,如“寒搏则燥生,热搏则燥成”,而吴鞠通亦有“燥属次寒”之说。

证候表现:大渴引饮,饮不解渴,灼热水肿,四肢虽厥,而心烦恶热,时而气逆干呕,时而气冲脘痛,筋脉拘疼,不能够转侧,甚则手足瘛疭,状如吐血,男生睾丸疝痛,妇人少腹连腰牵痛,脐间动气,按之坚而震手,便多燥结,或便脓血,或里急欲便而不行,或后重欲圊欲了而不息,溺短赤涩,或点滴而急痛。

湿为阴邪,多与寒热复合为病,“热蒸则湿动,寒郁则湿凝”。可随五气而从化,故燥之与湿,亦可因果杂左券病,如《医原》说:“往往始也病湿,继则湿又化燥……往往始也病燥,继则燥又夹湿”,显示“燥中有湿,湿中有燥”的混杂局面。

处方:则用清燥养营汤,去归、橘,加食盐泡水炒龙胆草、生川柏、东白薇,甘寒复咸苦寒,清润胃燥以泄肝风;动瘛疭者,加羚羊角、莹白童便;大便燥结者,加风化硝、净食蜜二味,熬汤代水,其他对证方药,随证采取。

在常规生理状态下,燥湿犹如水火互济的涉及,保持不干不润的动态平衡,病则盈利和亏折失调,互为影响,燥湿同病,转变相兼。其病理特点为“燥胜则干”,表现为阴血津液的蚀本不足;湿性濡润,为津液的潴留不可能输化,故治燥需润之,治湿应燥之。对燥湿同病的机理,《医原》解释为“燥郁则不能够行水,而又夹湿,湿郁则无法布津,而又化燥”。简约表明燥湿转变相兼之理。并提议“燥为湿郁者,辛润之中,参苦辛淡以化湿;湿为燥郁者,辛淡之中,参辛润以解燥”。并依照燥湿同病同治,建议“故治法有发汗、止泻以通津液者,有养阴滋水以开胃涎者”。证诸临床,如“湿胜则濡泄”,泻利必伤津,津伤则燥成,是湿从燥化之理也。肿胀,肝肾阴伤,燥郁不可能行水,津液失于输布,水湿停聚,是燥从湿化之变也。不问可见燥湿杂合治疗的供给性。

出处:《感证辑要》·卷三(卷)·俞根秋天燥证治论(篇)

从燥湿与脏腑的涉嫌来说,湿盛病在脾,燥则涉及胃、肺、肝、肾,互为交叉复合,表现为脾湿胃燥、脾湿肺燥、脾湿肝燥、脾湿肾燥等多类证候。

原文:深则多胃燥肝热,大渴引饮,饮不解渴,灼热痔疮,身体发肤虽厥,而心烦恶热,时而气逆干呕,时而气冲脘痛,筋脉拘疼,不可能转侧,甚则手足瘛疭,状如肠痈,男士睾丸疝痛,妇人少腹连腰牵痛,脐间动气,按之坚而震手,便多燥结,或便脓血,或里急欲便而不得,或后重欲圊欲了而不息,溺短赤涩,或点滴而急痛。脉象右浮涩,左弦紧者,《内经》所谓秋伤于燥,上逆而咳是也;右浮数,左弦涩者,《内经》所谓燥化于天,热反胜之是也;右寸浮涩,关尺软滞者,喻嘉言所谓秋伤燥湿,乃肺燥脾湿之候也;右寸关软滞,左关尺弦细涩者,张景岳所谓阴虚挟湿,穷必反肾,乃脾湿肾燥之候,但有阴凝则燥,阴竭则燥之殊耳;右寸浮涩沉数,关尺弦长而数者,喻嘉言所谓肺热不宣,急奔大肠,乃肺燥肠热之候也;右洪长而数,左关弦数过尺者,《易·系辞》所谓燥万物者,莫熯乎火,乃火旺生风,胃燥肝热之候也。简单来讲燥证脉多细涩,虽有因兼证变证而化浮洪虚大弦数等脉,重按则无有不细不涩也。治法凉燥犯肺,以苦温为君,佐以辛甘,香苏葱豉汤去香附,加光杏仁、炙百部、紫菀、白前,温润以开展上焦,上焦得通,凉燥自解。若犹痰多,便闭腹部疼者,则用五仁橘皮汤,加全瓜蒌、生姜、拌捣干薤白、酒洗捣紫菀、前胡,辛滑以流畅气机,终用归芍异功散加减,归身、白芍、潞党参、茯苓、炙甘草、蜜炙广皮、金橘脯、蜜枣,气血双补以善后。温燥伤肺,以辛凉为君,佐以苦甘,清燥救肺汤加减,桑叶、杏仁、冰糖、炒石膏、大麦冬、真柿霜、南沙参、生甘草、鸡子白、秋梨皮。气喘者,加蜜炙苏子、鲜柏子、鲜茅根;痰多者,加川贝、淡竹沥、瓜蒌仁;胸闷者,加梨汁、广郁金汁;呕逆者,加芦根汁、鲜淡竹茹、炒黄枇杷叶,凉润以清肃上焦;上焦既清,若犹烦渴气逆欲呕者,则用竹叶石膏汤去半夏,加蔗浆、梨汁、黄姜汁,甘寒以营养气液,终用清燥养营汤加霍石斛,营阴双补以善后。肺燥脾湿,先与辛凉解痉,轻清化气,葱豉僧帽花汤加紫菀、杏仁,辛润利肺以宣上。上焦得宣,气化湿开,则用加减三步跳泻心汤,去和姑,加川贝、芦笋,苦辛淡滑以去湿,湿去则暑无所依,其热自退。热退而津气两伤,液郁健胃者,则用二冬二母散加味,淡天冬、提麦冬、知母、川贝母、南北沙参、梨汁、竹沥、姜汁,甘润佐辛润,化气生津以活痰。痰少咳减,终用加减玉竹饮子,生玉竹、川贝母、西洋参、浙苓、紫菀、蜜炙金瓜柚、僧帽花、炙草,气液双补,兼理余痰以善后。脾湿肾燥,必需润燥合宜,始克有济,但须辨其阳虚多湿。湿伤肾气而燥者,阴凝则燥也,治宜温润,每用《金匮》肾气汤加减,淡附子柒分、拌捣直熟地四钱、紫猺桂六分、拌捣山萸肉一钱二分、淮山药三钱、南芡实四钱、淡苁蓉三钱、半硫丸一钱。温化肾气以流湿润燥,肾气化则阴凝自解;终与黑地髓丸,制苍术二两、大熟地四两、黑炮姜二钱、五梅子四钱。先用姜羊眼半夏五钱,北秫白黄金时代两,煎取浓汁,为丸,每服钱半,日二服,砂仁五分,泡汤送下。脾肾双补以善后。阳虚多火,湿热耗肾而燥者,阴竭则燥也,治宜清润,每用知柏干地黄汤加减,沙参、川柏、陈阿胶、山药、泽泻、南芡实、川连、生晒术、熟地,切块泡汁,代水煎药。滋养阴液以坚肾燥,脾肾阴坚则液竭可回,终与补阴解痉煎,去升、柴,加砂仁、甜石莲,补中填下以善后。肺燥肠热,则用阿胶黄芩汤,陈阿胶、黄榄芩、甜杏仁、生桑皮、生白芍、生甘草、鲜车前草、甘蔗梢,先用生籼糯热先生水泡取汁出,代水煎药。甘凉复酸苦寒,清健脾燥以坚肠。胃燥肝热,则用清燥养营汤,去归、橘,加食盐泡水炒龙龙胆草、生川柏、东白薇,甘寒复咸苦寒,清润胃燥以泄肝风;动瘛疭者,加羚羊角、莹白童便;大便燥结者,加风化硝、净岩蜂二味,熬汤代水,其他对证方药,随证采纳。

脾湿胃燥

脾为湿土,喜燥恶湿,脾之湿赖胃阳以运之;胃为燥土,喜润恶燥,胃之阴赖脾湿以濡之。脾升胃降,燥湿互济,协同担任运纳之职。脾为湿困,阳气不运,固不能够腐熟水谷,但胃有燥火,津液不能够濡养,釜中无水,又何能熟物,若脾湿与胃燥并见,则脘宇痞胀如堵,饥不可能食,胃中灼热嘈杂,遗精苦而黏,大便干结,舌苔底白罩黄,边尖红,脉濡滑。治当润燥并治,相制相成,可选麦冬配和姑,石斛配厚朴,芦根配厚朴等,临床多见于胃胆等消化道病痛。

脾湿肺燥

若属脾湿肺燥,痰湿上干于肺,而见咳嗽喘气痰多,质黏色白,高烧脘痞,纳差;肺燥津伤,又见头疼,咳血,潮热,盗汗,口疮。苔腻边尖红,脉小滑者,则当辛宣凉润,可用杏仁、苏子、紫苑、款冬、百部、法半夏,伍丹参、麦冬等。若燥郁不能够行水,而又成湿,湿郁不能够布津,而又化燥,引致肺燥津伤,水停胁下者,可配大批量桑白皮、白瓜皮、泽泻、苍术、茯苓块等。他如肺肾血虚,水泛为痰,高烧痰多,用熟地、干归合二陈汤,亦属同生龙活虎。临床可以知道于肺痨归并慢性支气管炎、渗出性心肌拥塞等病证。

脾湿肝燥

肝脾同伤者,多为湿困脾运、土壅木郁、木少滋荣,而致脾湿肝燥。脾之水湿留聚,而为鼓为胀,腹部青筋流露,面黄目黄肤黄,因湿郁化热耗伤肝之阴血,引致血燥瘀结成癥,形瘦色苍,齿鼻喉痛,手掌红赤,苔黄质红,脉小弦滑。甚则肝虚及肾,下汲肾液,耗劫真阴。治当滋阴解热,用生地、麦冬、构树子合茵陈、猪苓、泽泻等,滋阴不碍湿,利湿不伤阴。临床可知于三种肝性腹水、癌性腹水之类的病证。

脾湿肾燥

脾湿肾燥者,既可源于肝,亦可本于肾。肝肾乙癸同源,精血转变相生,故脾湿肝燥,久必及肾,而致肾燥阴伤,脾湿有余。此即“脾恶湿、肾恶燥”之理也。由于水湿内聚,影响三焦的气化,津液不能够健康敷布,成为风险的“邪水”,导致面目浮肿,身肿,腹满,水毒上逆,则呕恶不食,烦躁不安,喘咳气促;肾燥津伤,化源涸竭,则小便赤涩量少,欲解不得,甚则尿闭不通,大便多秘,口渴索饮,苔黄质红或少苔,脉小数。治当滋阴润燥,助肾化水,淡渗利湿,供给时还及时其水毒。药用生地、麦冬、玄参合猪苓、茯苓块、泽泻、白茅根等,若兼湿热瘀结,腑气不通者酌配大黄、桃仁、川牛膝。临证适用于肝病之血虚臌胀及肾效能退化之湿热阴伤病证。

总的说来,燥之与湿,虽如水火之相对,但又若水火之既济,两个盈利和赔本失于调养则病,治当视其先后消长以调之,必须注意形成:润燥不助湿,燥湿不伤津,“以平为期”。

转载本站文章请注明出处:weide1946 https://www.xc-lh.com/?p=7433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